41.明亮和灰暗_沉沦
笔趣阁 > 沉沦 > 41.明亮和灰暗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41.明亮和灰暗

  杨晓晓迷糊中听见了顾心寒的话,也许他该妥协才能留住她,颤抖着手摘掉氧气罩,“好,只要你能待在我身边,哥哥的身份也好,也好。”顾心寒听到他的答复终于是笑了,喜极而泣,“哥,以后你绝对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了,我会很乖,我会保护好你和妈妈,我会努力让我们有幸福的家,你快好起来,好吗。”没想到,情况竟这般顺利。“傻寒,我来守护你们就好。”腹部的疼痛让杨晓晓现在只想先把她留在身边,只想能每天看见她就好。

  等杨晓晓睡着,顾心寒又来到了陈沉羽的病房,看见陈沉羽一直呆坐在一旁的沙发上,赶紧推门进来,疾步走到他面前,把他拉起来往床上推,“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?别让我担心吗?你快点好起来好吗,我觉得自己快被你担心坏了。现在你们两个人都躺病床上,我一个人怎么顾得来呢。”听着顾心寒的碎碎念,陈沉羽很乖地躺下,终于顾心寒活回来了,看来杨晓晓是没事了。她的心里现在在想什么呢?顾心寒看着陈沉羽愣愣地看着他,好似明白了一些,“羽。”她第一次这么叫他,他的心一阵悸动,忽的脸红起来,顾心寒的脸也差不了多少,“等杨晓晓好了,我们来一次约会吧。”陈沉羽欣喜落狂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但刚刚想用力起身而引发的疼痛告诉他,这不是梦,这是真的。控制不住的将顾心寒拉近怀里,“好好,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你。”她们就这样相拥着笑着,这是顾心寒第一次理清自己的心,第一次觉得这般轻松,第一次她想要好好地抱着面前这个男人。因为杨晓晓的应允,她忽然觉得世界都明亮了起来,自己有了家,又有了爱情,一切都会走向正轨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  这忽如其来的安全感让顾心寒感到无比安心,握着陈沉羽的手紧了又紧。

  “寒,如果可以,我想抱着你睡。陈沉羽依旧觉得这很不真实,手心的温暖让他觉得那是稍纵即逝的。也不等顾心寒打答应,将顾心寒拉向自己,紧紧抱住。

  顾心寒的脸更红了,可是这样的姿势会压到他,说:“我躺上来吧。“这么不知羞的话,顾心寒想立刻钻到病床下面去,哎呀好羞耻。可是还是乖乖地躺在了陈沉羽身边,贴近他的心房,咚咚咚咚咚,那是陈沉羽心跳的声音,她觉得很好听,便在他胸前蹭了蹭,想要听得更加清晰。顾心寒没发觉此时的陈沉羽满脸通红甚至都有焦灼感,“顾心寒,你这是在逼我犯罪。”顾心寒一愣,“啊?”陈沉羽看着顾心寒张着嘴一脸懵圈的可爱模样,忍不住将她翻身过去,冲着她的唇吻了又吻,顾心寒依旧傻愣着,这吻太突然,“顾心寒,呼吸啊!”陈沉羽无奈,:“又不是没有和我吻过。”顾心寒一把拉过病床上的被子,蒙头盖脸,简直想羞愤而死了。“陈沉羽,你给我立刻马上闭眼睡觉!”陈沉羽欢喜到合不拢嘴,看着身旁紧捂着被子的人儿,忽然又感伤起来,一把抱住那一大块软绵绵的“抱枕”不断叫着:“顾心寒,顾心寒,顾心寒...”顾心寒,被蒙着有些透不过气来,说:“在呢在呢,在这呢,我要透不过气了,快放我出来。”陈沉羽将被子拉开,看着她凌乱的发几乎盖住了她的脸颊,眼里布满宠溺,顾心寒拖过发帘看着陈沉羽的眼睛,多么明亮,一时被定住一样痴痴看着那双带着星星的眼睛,陈沉羽轻轻拂开她的发,在额头印下一吻:“可我为什么总是觉得你不在呢?曾经,数不清多少次,我做过如同此刻这样美好的梦。”顾心寒心中一窒,说不出来地一阵酸楚,她好心疼此刻的他,她该怎么做,才能给他足够的安全感,让他觉得此刻的她是真实的。

  顾心寒认真的仔细的充满爱意地回望着他,都说眼睛是最容易表达感情的器官,她希望他能看出来,顾心寒环上了陈沉羽的脖颈,缓缓推向自己,学着他刚刚吻她的样子吻了他一遍,吻着吻着忽然猛地推开他侧过身又蒙上被子,说:“这样,够真实了吧?”陈沉羽傻愣住,也是满脸通红,他不敢奢求更多,躺在她的身边,环住她,:“顾心寒,我有没有这么认真地对你说过,我好爱你。”顾心寒觉得自己的心脏在刚刚的十分钟内坏掉了,此刻该是500次/秒了,又探出了头,转过身,换上他的腰,贴近他的心房,:“睡吧,我一直在。”

  天蒙蒙亮,顾心寒便醒来了,她想着给他们俩准备早饭,小心翼翼地出了病房,买了早饭回来觉得杨晓晓的病房更近一些,先给杨晓晓送去了,刚一打开门,满屋子各个西装笔挺的人吓了她一跳,当然还有他的爸爸和他的后母,还有昨晚在路上遇见的老爷爷,难道他也和杨晓晓认识?顾心寒疑惑地看着一时忘记自己是来送早餐的,只见他的后母向她走来,一巴掌毫不客气地上来,啪~悠远绵长的声音,:“都是因为你这个贱人,害得我们家的骁儿住院。”说着径自哭起来。

  顾心寒一个踉跄扶住了身旁的门柱,早餐却没有幸免洒了一地,站住脚后忽然觉得女人演戏都不用教竟忘记了脸上的痛,当她转过脸,杨晓晓已经冲过来掐住了他这后妈的脖子,脸上狰狞:“你他妈骂谁是贱人,你敢再动她一下我废了你的手。”顾心寒惊恐地无法言语,不只是她,可在场的所有人竟面无表情。顾心寒赶紧上前拉开杨晓晓,可是即使是生病的杨晓晓,力气依旧大的可怕,她根本拉不开,其他人竟然也没有上来帮忙拉开,可见这个女人在这个家地位有多低了。

  顾心寒看着快奄奄一息的女人,试图喊破喉咙般大叫,:“杨晓晓,放开她!!!”幸好,这一叫拉回了一丝杨晓晓的理智,见他缓缓松开了那女人的脖子,那个女人立马摊到在地用力喘着气,杨晓晓也喘着气转过身抓住顾心寒的肩膀,满眼疼惜:“疼吗?”说着抚上她的脸颊。

  顾心寒吓得直掉眼泪,只是不停地摇头表示她不疼。忽然觉得肩膀上的手有些颤抖,赶紧搀扶着他走到病床边,所有人都只是干巴巴的看着他们,顾心寒忽然觉得人心怎么可以这样平静,不为所动,即使有人在他们身边死去,他们的世界该多灰暗,那杨晓晓呢?杨晓晓的命呢?扶着他躺下的时候,杨晓晓显然变得虚弱,低头看看他的伤势果然隐隐漫出来了血,顾心寒赶紧按了床头的警报按钮,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一群人呼啸而来。

  所有人都被退了出去,而终于,顾心寒感觉到了脸上火辣辣的疼,轻轻碰了碰脸颊结果更疼,忍不住龇牙咧嘴。看着病房里医生护士忙里忙外的样子,又估计不得自己,只担心地张望着里面的情况,她需要看好他,保护好他,他身边的人如此可怕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sp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sp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